合法的买球app

光影下的旧日香港
   来源:世界知识画报·艺术视界     2018年09月05日 08:20

...影大师何藩镜头下的香港光影

师武

He Pan is the first Chinese photographer known and recognized by the westerners, and also the outstanding photographer of the first generation of artists after Hong Kong became prosperous in the 1950s. Recorded the old Hong Kong, his photos tell the stories of the land full of sufferings, contradictions, struggles and glory. Most of his works are black and white, full of memories of good old days and poetry conception; however, these photos have modern, natural geometrical composition, elaborate far and near configuration, and even use montage techniques such as cut and reconstruction.

何藩离开这个世界已经两年了,但他的作品还在被一代又一代的摄影爱好者们欣赏、钻研,并传承下去。这就是艺术的魅力。因为有了它们,让何藩这个名字可以永远地留在这个世界上。

何藩是一个传奇。他是华人中最早为西方人所熟知和认可的摄影家,也是香港在上世纪中期繁荣之后崛起的第一代艺术家中的佼佼者。他用镜头记录下旧日香港的影像,用光影述说着这块充满苦难、矛盾、挣扎与荣光的土地上的人和事。

上世纪30年代,何藩出生在上海,青少年时期移居香港。从外滩的黄浦江畔,到香港的维多利亚港,何藩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按动快门,将所见到的值得记录的片段摄入胶片。五六十年代,何藩几乎每天都背着父亲送给他的Rolleiflex f3.5双镜头相机,在香港的街巷里闲逛,也因此留下了一批最接近老香港市井生活的作品。想知道旧日的香港什么样?去何藩的照片里找,准不会错。

何藩的作品几乎全部是黑白色,怀旧,深沉,充满诗样的悠古意境;同时,这些画面又十分现代,明显的天然几何构图,精心雕琢的远近配置,甚至用到了剪切、重构等蒙太奇手段。他唯一经过特别“设计”的作品《阴影》,已成为几何构图中的经典之作,凡对摄影感兴趣的人一定见到过不止一次,堪为教科书式的典范。而其大部分作品,虽然没有经过刻意“设计”,但也是他苦心孤诣“等”到的结果。譬如他的另一幅名作《夜幕降临》,是其最得意的作品。彼时他正在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读书,刚读过庾信的《哀江南赋》。“日暮途远,人间何世?日穷于纪,岁将复始。”他正是用影像重现了古人的情感与慨叹。事实上,这看似不经意的一个抓拍,却是他连续数日“蹲守”的成果,“我找到了这个地方,去过很多天。手推车,一个回家的男人;煌煌大厦,波涛拍岸,深处无声;低角度的光线……我的决定性时刻,简直太神奇了!”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这句话用在摄影领域似乎尤为确定。《午后闲谈》拍摄于1959年下午3点50分,之所以时间如此精确,是因为何藩只喜欢在下午3点45分到4点这短短的15分钟里拍摄位于中环街市的这条楼梯,因為只有在这简短的日落前的时间里,才有他想要的长长的影子。

中国古人说“墨分五彩”,其实黑白是天下最简单也是最复杂的色彩。用不同的深浅、光影,何藩留下了一幕幕既真实又不真实的香港。

除了曲高和寡的摄影,何藩还有另外的身份——演员和导演。为什么不专职做摄影了?因为他觉得电影这种流动的影像是比单一画面的摄影更具表现力和表现空间的表达方式,也因为他在30岁之前就已经拿到了近300项国际摄影大奖。加入邵氏时,他还算是一枚“小鲜肉”呢。

见过他年轻时照片的人,一定会惊叹这幅面容的俊朗。用当下时髦的话说,他就是那种“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要拼才华”的人。他不满足于玩摄影,也不满足于做演员,而是做起了导演——掌控影像全局的人。一不小心,他又成了情色片领域的一代宗师。所谓天才,大抵就该如何藩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