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法的买球app

审视2017年秋拍
   来源:文物天地     2018年08月29日 10:45

审视2017年秋拍

陈隆

《玉堂春暖》春未暖秋拍过后风更寒

在2017年春拍的寒意中,人们期盼秋拍的收获。结果如同预料的一样,形势大好。

中国嘉德经历了历史上最长的夜场拍卖,从12月18日17时持续至19日凌晨1时30分,8个多小时的“大观——四海崇誉庆典之夜”,三个专场实现16.03亿元的成交额,亿元拍品4件,千万元拍品29件。

陈逸飞《玉堂春暧》以1.495亿元打破了写实油画作品拍卖纪录,据悉系上海收藏家刘益谦中标,回到上海龙美术馆也是荣归故里了。《玉堂春暖》完成于1993年,高169.5、宽243.5厘米,同年就在香港佳士得以近200万港币成交;2006年6月上海泓盛复拍得1100万元。在写实画派已死、写实画毫无收藏价值的市场鼓噪中,市场又一次肯定了写实性绘画的地位和价值。

对写实性绘画,人们常以像与不像衡量,这是一个误区。中国画中的写实性绘画,除了“文人画”的传统谬误影响外,鲜有人能在中国画上实践写实性绘画的笔墨,除了当代彩墨写实绘画旗手宋涤。

中国特有的生宣纸是一种神奇的绘画材料,表现力极为丰富。生宣对墨和色彩有着灵活的附着力和吸收力,与创作者的关系也非常亲切直接,宋涤是一位顽强的写实主义者,孜孜不倦地探讨着将自己对自然界的感觉、理解在生宣纸上紧密深刻地表现出来,在发挥中国水墨以点线为主要造型手段的基础上,大胆吸收西洋画的块面、色彩和造型。他充分利用中國毛笔的优势,坚持中国骨法用笔的传统,融合了西洋冷暖色调的色彩直接入画,既保持了中国水墨画的特色,又用西洋画的色彩和造型补充和发展了水墨画,使中国绘画更有空间层次和阳光感。在宣纸、毛笔和墨这些神奇的绘画材料工具中,宋涤加入了西洋画的色彩和造型,使他的彩墨画是一种艺术的真实,表现出了物象的质感、空间感、阳光感和时空变化,毫不逊色文艺复兴以降西方写实派大师作品。如果说,古代希腊的艺术家赋予了大理石以温度的话,宋涤则赋予了生宣纸鲜活的水和流动的空气,赋予了生宣纸神奇的艺术生命。

香港苏富比2017年度成交64.66亿港币,引领亚洲拍卖市场。以2.943亿港币刷新中国瓷器拍卖纪录的北宋汝窑天青釉洗,釉色青翠,釉层肥润莹亮,器表开蝉翼纹细小开片,观之养目,惜尺寸太小。

元代张雨《致伯清信札》以2650万港币成交。张雨是宋代崇国公张九成的后代,20岁弃家为茅山派道士。他多才艺,工诗文,善书画,倪瓒称之为“贞居真人诗文、字画皆为本朝道品第一”。《致伯清信札》与2.07亿元成交的曾巩《局事帖》都是沪上收藏名家张文魁(1905-1967)旧藏。傅抱石《西山夜渡图》以9291.25万港币成交,传为上海收藏家刘益谦纳入囊中。蒋兆和作品也表现不俗,《一篮春色》和《报童》均以478万港币成交,《太白迎春》以52.5万港币成交。杨永德旧藏《千岩竞秀万壑争流》以1.22亿港币成为李可染第6件亿元作品。《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创作于1978年,近六尺整幅,创作完成后参加了荣宝斋1979年首次在日本东京举办的大型展览。此画借鉴了北宋范宽《溪山行旅图》的构图,用笔皴少墨多,色墨交融,构图高深雄强,笔墨浑厚华滋,李可染画过此类题材的六尺整幅巨制两幅,因荣宝斋赴日大型艺术展览之邀提供本幅作品参加,定价12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8.52万元),也属中国画家作品的天价。

海外拍卖市场也风起云涌,天价拍品成交中不乏国人的身影,只是比往常少了些冲动。荷兰画家凡·高创作于1889年的《田野里犁地的农夫》,在纽约佳士得以8131.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39亿元)竞得,相当于2017年3月中旬纽约佳士得“宗器宝绘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专场成交额的三分之一。传买家为中国人。

高冷的青铜器热起来就会大放异彩。继藤田美术馆专拍的商晚期青铜饕餮纹方尊以3720.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7亿元)创中国青铜器拍卖纪录后,9月纽约亚洲艺术周上的青铜器表现可圈可点,佳士得的11件青铜器成交了9件,苏富比的5件青铜器成交了4件,成交率高,成交价格不温不火。高28.2厘米的商晚期亚矣方鼎,体积不算大,器表高浮雕饕餮、夔凤纹、曲云纹清晰精美,经比利时知名古董商吉赛尔女士收藏,终以337.25万美元成交,而其2002年11月26日巴黎佳士得拍卖会上,成交价12.3375万欧元(约合15.29万美元)。静态计算,15年间,价格增长了21倍,年均复合增长率22.91%。中华儿女们对此功不可没。

春拍中,别墅换笔筒、闲章换豪宅的故事还有了续集。

我家砚边山中树摇落纸上一亿元

北京保利秋拍的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改写了全球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史,使中国艺术品首次跨入了世界上的“1亿美元俱乐部”。

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创作于1925年,屏高180厘米,宽47厘米,形制整齐划一,是齐白石62岁绘画风格转型初期作品,也是“衰年变法”的早期作品。从第12屏《板塘荷香》题写的“子林仁兄”可知,作品系齐白石绘赠民国年间北平名医陈子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由中国农工民主党创建人黄琪翔及妻子郭秀仪购藏。1989年,台湾画商王台庆买下了《山水十二条屏》后,台湾长流画廊老板黄承志以百万美元购藏。2015年6月3日未如盛传的那样亮相保利春拍,媒体报道,传保利为其提供的保险单价值显示15亿元,拍卖底价8亿元。是次以9.315亿元成交,刷新中国艺术品拍卖纪录,是首件进入“1亿美元俱乐部”的中国艺术品。正可谓“我家砚边山中树,摇落纸上一亿元”,摇落的还是1亿美元。

这套水准平平的12条屏,标志着齐白石山水画从《芥子园画传》演变过来的真实水平,每屏面貌各异,构图简洁,有浓郁的现实生活气息,画法以简单的勾勒与泼墨相结合为主,施有鲜艳的色彩,整体尚未成熟。齐白石的山水绘画远不及其花鸟画的成就大。看过清乾隆粉彩过枝芙蓉花蜻蜓小盘,你还会觉得齐白石笔下的花鸟草虫那么惊艳吗?

9.315亿元的成交额确实让中国市场感受到了一丝暖意,但这样的暧意并不意味着春天的到来,相反,市场的春天离我们渐行渐远。

“崔如琢专场”是保利拍卖的“居家必备”,年年季季展示。《指墨山水十二条屏》以2.415亿元成交,相当于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价格的四分之一。

堤内损失堤外补调高佣金是殊途

苏富比2017年11月1日执行新的佣金方案。实体拍场的卖家佣金不变,买家佣金继续增加:30万美元及以上收取25%,30万到300万美元之间收取20%,300万美元以上收取12.9%。(此前标准是25万美元以下收取25%,25万到300万收取20%,300万以上收取12.5%。)线上拍卖的买家佣金则从此前的20%骤降为零。

佳士得跟进:17.5万英镑及以下比例为25%,17.5万英镑到300万英镑之间比例为20%,300万英镑以上比例为12.5%(调整前为10万英镑及以下为25%,10万英镑到200万英镑20%,200万英镑以上为12%)。

调高佣金是变相加价。两家公司对三档拍品价格范围做了扩大,提高了三档拍品价格的门槛。前三年,他们几乎每年都有调整。在中国内地电商微拍如火如荼之际,将线上拍卖的买家佣金则骤降为零,或是两家拍卖行看到了海外线上拍卖的文物艺术品是大陆电商微拍的重要货源,通过降佣金来争夺市场。

中国拍卖行的海外影响力有限,只能对低端客户调整;為争夺高端拍品和客户,佣金少收或者不收,更不敢奢谈提高佣金了。佣金不敢妄调,资金结算更是老虎的屁股,像分期付款、拖欠货款或违约拒付的情况在中国市场上高价拍品中尤为严重。建立黑名单制度谈了多年,依然不见踪影。

苏富比和佳士得连续四年调高佣金,他们之所以敢这样做,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底气和资本。

从来没有神皇帝自己才是“救世主”

达·芬奇《救世主》又让国人有了自信和激动的理由,而老外也学起了中国拍卖行,对买家的身份捉起了迷藏。

《救世主》竞拍了19分钟,以4.5031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9.84亿元)成交。货款分6个月支付。先传买家是沙特巴德王子,再传真正买家是沙特王储穆罕默德

萨勒曼。随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首都阿布扎比市文化与旅游部发表声明,声称对《救世主》持有所有权,将在近期开放的阿布扎比罗浮官某个不确定的节点上展示。

围绕着《救世主》买家身份诡异的变化,我们在买卖双方身上看不到拍卖爱国主义、拍卖民族主义和拍卖经济等意识形态。中国拍卖市场要达到这一境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拍卖市场的救世主,就是我们自己。

藤田美术馆为什么要舍近求远的选择到纽约,而不是香港或者日本本土?为什么选择的是佳士得而不是日本本土或者中国拍卖行呢?

答案就在这里,你懂的。

乱象频出疏与堵市场发展靠政府

改革开放以来,旧货市场遍地开花,周末人山人海,成为“盛世收藏”的最佳诠释。淘宝者知道,现在的古玩市场几乎见不到“真东西”了,但依然乐此不疲,想凭着自己的眼力和运气淘到“宝贝”。

2017年夏秋之际,政府采取措施规范市场,主要对文物艺术品市场和古玩商店出售的器物严格管理。8月2日,国家文物局官方的一则通知转遍了文物艺术品从业者的朋友圈,内容是为严格落实文物安全监管责任,封堵非法文物销售渠道,维护文物市场秩序,按照国务院统一部署,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和国家文物局下发了《工商总局、文物局关于联合开展文物流通市场专项整顿行动的通知》,决定于2017年7月至10月在全国范围内联合开展文物流通市场专项整顿行动:检查各地的古玩(文玩)和旧货市场、涉及文物经营活动的特色商业街、文物旅游景区;检查各地的文物商店、文物拍卖企业;检查各地的经营“旧物”“古玩(文玩)”的互联网网站。

这则通知下发的突然,指向明确,措辞严厉。说明了在上述三个领域存在着“买卖国家禁止买卖的文物”和售卖假“文物”的现象。而古玩(文玩)和旧货市场及经营“旧物”“古玩(文玩)”等网站与拍卖企业有着上下游的关系。“买卖国家禁止买卖的文物”中包括了非法的出土出水文物和偷盗文物,它们往往和假“文物”一起通过市场洗白后流通。

利用所谓“价值连城”的假文物集资诈骗,更成为直接危害社会稳定的毒瘤。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专门阐述了“文物造假给民间文物保护利用带来的危害”;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指出“非国有博物馆藏品真实性问题日益突出”时,直接点到了冀宝斋博物馆、西丰县鹿城博物馆、深圳隆盛博物馆,其中,西丰县鹿城博物馆、深圳隆盛博物馆婆涉嫌参与了恶性违法行为——集资诈骗,以所购赝品为诱饵,进行借贷和融资活动。

我们不能因为旧时古玩行所谓的“古玩不打假”的行业潜规则,就让这个行业的良心丧尽。文物真伪难断的特点不是遮羞布,正本清源,良心才是这个行业的金山银山。

数风流人物还看海淘

20年前,当中国内地的文物艺术品市场如火如荼之际,先知先觉者们就浪迹天涯,开启文物艺术品的搜寻之旅。每年每季,都有他们惊喜的笑声,只不过这种笑声越来越少了。

2017年秋拍中,源自比利时布鲁日的信息又震惊了市场:估价2000至3000欧元的元青花釉里红大罐,在卡罗本茨(Carlo Bonte)拍卖行以27.025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10.19万元)成交,超出估价134倍!拍卖行对口沿磨损、器身数道裂纹的大罐没有期待,估价低,也未作特别说明和宣传,但眼光毒辣的买家还是发现了这个虽残尤珍的大罐背后的价值。

蒙元国祚不过百年,但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青花和釉里红为元代首创,且存量少;青花釉里红同烧于一器,发色浓艳、纹饰繁复精美的瓷器稀少,存世更为罕见。目前所知,同款元代青花釉里红盖罐存世仅4件:英国达维德中国艺术基金会、古董商埃斯卡纳齐各藏一件;国内的两件出土于保定的元代窖藏,分藏于河北博物院、北京故宫博物院。

卡罗本茨拍卖的残损元青花釉里红大罐,价格并不便宜,但买家想一想,这是全球发现的第五件元代青花釉里红盖罐也就释然了。也许,买家的心理价位在更高的价位,高兴还来不及呢!

都夸明清官窑好昨日鸡缸今鱼藻

香港佳士得秋拍中,最受关注者莫过于乐从堂珍藏的明代嘉靖官窑青花五彩鱼藻纹大罐。

乐从堂主人曹兴诚2000年10月29日在香港苏富比以4404.475万港币,拍下了這件明代嘉靖官窑青花五彩鱼藻纹大罐。罐高46厘米,通体以青花、红、黄、绿等色彩绘制了从元代流行下来的鱼藻纹饰,罐肩饰覆蕉叶纹,足外墙处绘青花仰蕉叶纹;腹部以矾红彩绘八尾姿态各异的鲤鱼,以极细的线条勾勒出轮廓和鱼鳞,以墨彩点睛,每条鱼活灵活现;辅以各式花卉和水草,表现了鱼戏水草、悠然自得的意境;圈足内釉下青花“大明嘉靖年制”楷书款;宝珠钮盖的周边一圈绘鱼藻纹,盖面微鼓上饰璎珞八宝纹,盖中心置火焰纹宝珠钮,器型硕大,画风古拙。

嘉靖朝处于明代中后期,政治、经济、文化等全面走向衰败,明代瓷器的“粗大明”之说,就是对明代中后期制瓷业的概括。嘉靖官窑瓷器远逊永乐宣德、成化弘治时期的官窑瓷器,纹饰精细者的综合水准也就是永宣成弘时期官窑瓷器的十之二三。嘉靖皇帝喜爱瓷器,把他尊崇的道教内容体现在瓷器的纹饰上,如烧制了上书“茶汤、枣汤”等白胎青花文字瓷器,供内廷醮坛所用,并把喜爱的五彩瓷器器形烧制的巨大,青花五彩鱼藻纹大罐就是嘉靖时期官窑瓷器中的代表作,配原盖者凤毛麟角,同类带盖的青花五彩鱼藻纹大罐在全球存量约十余件,多庋藏博物馆。市场中出现过的带盖嘉靖五彩鱼藻纹大罐有四:原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的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藏,2012年9月11日经纽约苏富比释出;1953年3月24日伦敦苏富比拍卖,RutherfordAlcock、Sir Trevor Lawrence爵士、克拉克夫人及洛克菲勒三世递藏,现存纽约洛克菲勒亚洲协会博物馆;香港著名收藏家胡惠春旧藏一对,在1985年6月4日纽约苏富比拍卖中分开,一只藏于一位香港私人藏家手中,一只就是香港佳士得本次上拍的大罐。

这4件嘉靖五彩鱼藻纹大罐中,是次拍卖者品相最完美,成交价格虽然没有超过成化官窑斗彩鸡缸杯,但也可以称作为不一样的烟火。

你付款了吗

曾几何时,国有博物馆以巨资抢救流失海外的国宝时,还看不见私人博物馆的踪影。“忽如一夜春风来”,私人博物馆如今成为拍卖行最大金主。但私人博物馆背后的企业,受各方因素的影响和制约,也影响着私人博物馆的运营。

与中国拍卖行的冷处理相比,海外拍卖行对有些欠款客户果断采取司法手段。2017年9月,香港佳士得一纸诉状,让清雍正粉青釉贴花双龙盘口尊重现聚光灯下。这只清雍正粉青釉贴花双龙盘口尊2017年5月31日以1.4054亿港币,创清三代单色釉官窑瓷器拍卖世界纪录。因买家没有在规定时间内付清款项,佳士得高调迅速地与之对簿公堂,印证了两句俗话:“勇者无敌”和“无欲则刚”。勇者无敌,说明规范的拍卖行在正义指引下的勇敢才是克服一切困难的必经之途;无欲则刚,说明了规范的拍卖行只要卖的是东西,不是输送的人情和利益,追求的是合法利润,才能具有坚定的立场。

这对中国拍卖行有哪些影响呢?

中国内地拍场上的拍而不付情况早已屡见不鲜、见怪不怪了。香港拍场与大陆拍场一样,都存在着与拍卖行相熟的大藏家,也会出现拍而不付的现象。佳士得、苏富比也会考虑相互关系,但从不排除司法救济,是明智、有效的选择。

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发布的数据:2011年至2016年,1000万元以上成交拍品中,结算最好的2015年,未结算率41.33%;结算最差的2016年,未结算率48.67%。

备受关注的茅盾手稿侵权案2017年3月13日在南京第三次庭审时,被告南京经典拍卖有限公司承认,2014年1月5日以1207.5万元拍出的茅盾手稿《谈最近的短篇小说》并未付款,其代理人表示,“买家的资金出了问题,拍卖公司最后也没有追究”。原告律师质疑,本案中的买家、卖家与拍卖公司涉嫌“虚假拍卖”。如果这不是茅盾手稿,而是李盾、赵盾、王盾的手稿,自然没有家属和社会的关注,谁又知道有没有付款呢?

昨日“英雄”今何在

近年,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热衷文物艺术品的收藏与投资,像2016年秋拍中以3.036亿元斩获《五王醉归图》的苏宁集团,以1.955亿元斩获齐白石《山水册页》的宝龙集团,刘益谦、王中军等都是拍场的领军人物,还有前国民首富王健林。

他们还好吗?

刘益谦、王薇夫妇创办的龙美术馆2012年12月18日在上海开馆;华谊兄弟创始人王中军的松美术馆2017年9月25日在北京开馆;宝龙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健康创办的宝龙美术馆2017年11月18日在上海开馆;苏宁创始人、苏宁环球董事长张桂平主导的苏宁艺术馆2017年11月25日在上海开馆。

王健林的“先定一个小目标,比方说,我先挣它一个亿”是这个时代的标志语。在2017年1月的冬季达沃斯论坛上,王健林又道,万达每年固定有50亿至100亿美元的对外投资,首选是美国,其次是欧洲。话音刚落,风光无限的万达集团“因故”开始大幅减债。随即有称,王健林出境时被拦截、扣留,万达立即发声明回应,但传闻依旧层出不穷。

笔者说过,私人美术馆如果玩不好,当用尽资本所能时,一切又会易主,变成公立美术馆。你一定会看见这一幕的。

风险与希望

收藏投资并非一条铺满鲜花的金光大道。除了宏观和微观的经济状况外,这个尚不成熟和规范的行业有着自身的运行规律,拍品真伪往往是决定性因素。

海量赝品堂而皇之以“真品”身份高价流通,一旦败露,塌方效应将给市场以毁灭性的打击。而此时的市场,恰恰处在这一敏感的位置。可惜,市场中充满了误解和谎言,就像赌场,没有最后的赢家。

万劫不复,物极必反。造假贩假困扰拍卖市场20多年来,终于出现了正本清源的一线曙光。

2018年1月18日,公安部网站宣布,贵州遵义市公安机关破获特大制贩假冒名家书画作品案,摧毁了张某、郑某蔚、汪某等人制贩假冒齐白石、李可染、范曾等名家作品的3个犯罪网络,抓获犯罪嫌疑人24名,扣押字画1165幅,查获一批伪造的印章及各类假鉴定证书,查扣涉案资金2600余万元。

这种从造假、鑒定到流通的“假画制造工厂”背后往往有着巨大的利益链,造假者、鉴定者、字画商人与拍卖行都参与其中。当媒体出现“齐白石、张大千、李可染、启功这些名家书画在市场流通的作品中有九成以上是赝品”的报道后,震惊了市场。资深收藏家刘文杰透露,“齐白石的作品从20世纪90年代初拍卖以来,到现在共拍了24000件,96%左右是假的,因为齐白石一生只创作1万多件作品,市场中李可染的赝品也占了95%以上。”

与热闹红火的春秋两大拍卖季相比,主流媒体报道上述案件并不多,更没有哪个相关人士站出来说点什么,业者都避之不及,只有几个犯罪嫌疑人半掩琵琶犹遮面。

从披露的信息看,案件由2017年初一封举报信引发,该信指市场上出现了大量仿冒范曾等当代书画名家作品。一般而言,名家书画多在北上广等大城市流通,假画卖到遵义藏家手里的可能性很小,应该是举报人在北京等地被骗后,写信上投,公安部批转遵义警方,采取异地办案方式开展侦查。这也是我们能够很快看到案件水落石出的原因之一,字画市场触目惊心的乱象由此揭开了一角。

梳理媒体报道,案件的发展脉络是,警方侦破了张某制贩假冒范曾美术作品案件,再将张某、擅长模仿范曾书法的郑某蔚、中间商姜某光勾结在一起的制贩假冒书画的利益链摧毁。

警方查证,1998年以来,擅长伪造范曾绘画作品的张某销售伪造的范曾字画87幅,获利700多万元。专案组在其店铺、住所扣押尚未出售的假冒范曾字画220余幅、假冒范曾半成品字画1000余幅,查扣伪造的范曾印章70方。

郑某蔚擅长临摹启功、范曾、欧阳中石、刘炳森、郭沫若等名家书法,2000年以来,销售伪造的范曾、启功、郭沫若等名家书法,获利1182万元;伪造的36幅名家书法送拍,获利300余万元。2003年以来,郑某蔚将伪造的名家书法作品出售给姜某光,并提供假范曾画作题款。一位李姓山东商人自2014年11月以来,花费1158万余元自郑某蔚处购买了伪造的范曾书法200余幅。介绍郑某和李某交易的是在2008年至2013年间担任范曾字画唯一鉴定人的徐某,因为担心郑某蔚仿范曾的字不够好,徐某还曾当面点拨。

郑某蔚将制贩名人字画的“高手”汪某介绍给了那位李姓山东商人。20世纪90年代,汪某即向全国各地的大书画商出售仿制的陆俨少、唐云、李可染、黄胄等人作品。

仿制水平再高的赝品,没有合适的平台流通,如同废纸。监管缺位的拍卖行,成了合适的平台和推波助澜的推手。2000年前后,随着拍卖在中国快速发展,拍卖行成了假画洗白身份的重要渠道。犯罪嫌疑人供述,仿造的字画之所以能卖出高价,很多时候是因为拍卖行再以信用为假字画背书。一些买家潜意识认为,大拍卖行不会卖假字画。事实上,许多拍卖行真假掺着卖,更有一些拍卖行员工主动参与。此案中的很多涉案人员将行业乱象默认为潜规则,对仿冒行为不以为耻,反以仿冒水平高超为荣。

警方查证,2004年以来,汪某伪造名家字画300余幅,其中,伪造徐悲鸿、齐白石等11位名家的87幅作品,汪某通过字画商董某辉、某拍卖行董事长曹某东等15人在多地的23家拍卖行拍卖仿作,成交额6000余万元,汪某获利2192万元,其余分利给送拍人员。汪某1992年仿制的一幅李可染山水,2009年骗取了李可染家属的鉴定证书,层层转手后,拍出了5200多万元;伪造的一幅李可染名作,差的部分剪下来,由朋友卖给杨姓字画商,杨又找高人补画瀑布,拍出了1300多万元。

可以说,张某、郑某蔚、汪某等人的发家史,折射出近30年中国字画造假的发展史。据公布的影视资料,纵观这三人制作的假书画,张某的范曾人物绘画,缺少范曾的灵气,笔墨少变化,层次亦不丰富,水平比琉璃厂过街天桥上的高点有限。郑某蔚的范曾书法,同样缺少范曾的霸气,点画结构缺少变化,尤其用笔较粗,水平与北京潘家园地摊上的互为伯仲。汪某仿制的李可染山水,缺少李可染的大气,用笔皴很少,且布置的不是应该出现的位置,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用墨虽有透明感,但不敢层层积墨,墨色不厚,少变化,层次亦不丰富,水平并不是那么高,家属应该能看出来。

猖獗的假冒字画扰乱了市场秩序,冲击了艺术品交易;假冒书画作品抵押贷款,给金融带来巨大风险。其实,这一现象早就存在了。

多年前,笔者就发出了改革拍卖市场“潜规则”、改变“九龙治水”监管格局的呼声。但这次若非公安部牵头处理,市场中的造假行为依然故我。这个案件只是揭露了庞大的书画造假冰山一角,张某、郑某蔚、汪某不过是小毛贼。那众多的假齐白石字画是谁造的,那众多的假张大千、假徐悲鸿、假傅抱石、假石鲁、假宋文治等名家字画又是谁造的呢?乱象不仅给书画市场敲响了警钟,更给我们这个社会敲响了警钟!

沸沸扬扬的假字画案,令藏家惶恐手中的李可染、范曾等名家字画。针对疑问,李可染艺术基金会2018年1月19日刊发声明:“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官方网站www.likeran.com中的‘李可染艺术库为李可染先生艺术真迹鉴定及发布的唯一官方平台。凡经认证的李可染先生作品均会获得唯一作品认证编号,并录入于‘李可染艺术库中,公众可在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官方网站中‘李可染艺术库内直接查询。李可染先生作品的真伪鉴别,不以鉴定证书及相关合影为标准,因鉴定证书易被伪造,合影亦容易经过后期电脑处理而失真。目前李可染艺术库已收录李可染先生作品八百余幅,包括人物、牛、山水、书法、写生、素描、水彩等七个类别,此艺术库的作品会不断收录,基金会力图将李可染先生存世作品最大限度收录其中。”

你看懂声明了吗?

未来市场的走向,取决于内因和外因。拍品真伪这个内因是决定性因素,市场外的政治、经济等背景是影响市场的外因。

笔者反复强调,不断扩大的反腐力度,依然是这个市场未来的决定因素。庞大的文物艺术品礼品市场彻底消失了。

经济转型,让许多大型企业的资金没有了对文物艺术品市场的输入。

那些赚的沟满壕平的大藏家们,现在最想办的是继续通过拍卖市场消化自己的存量收藏,将纸上利润兑换成宝贵的现金,自然不会再拿出钱来。

那些市场中的中小“行家们”,非常乐得手里的货变现,哪怕能按公布成交价格减去尾数的一个“0”;手里有现金者则希望市场天天跳水,好捡便宜货。

尚未彻底好转的实体经济、跌跌不休的股市,不能炒的楼市,让分布在各个角落里的中产阶级精英们没有了附庸风雅的兴致,自然也没有了钱的持续投入。“尤伦斯们”走了,海外的钱不用再想回来了。更多的人想着移民,还会心系中国传统文化吗?

热钱还会来吗?我看这几年不会来了。

哪里还有錢呢?!

未来的市场会好吗?应该会!

真假难辨的赝品、成交额,让收藏投资者望而却步。假画案影响了中小收藏投资者的信心和钱包,也会影响2018年的市场走势。

当然,市场可能依然大好。随着三个毛贼的落网,这个案件进入到了深水区,扩大战果是参与各方共同的选择,会有更多的机构和个人牵扯进来。市场中流传着谁被约谈,谁被边控,不排除有人浑水摸鱼,落井下石。但是,打击制假贩假,既符合国情、符合法律、符合当前的政治环境、符合市场参与者的利益、符合民意,又能净化环境。更重要的是,可以查一查暗藏的腐败,真正做到老虎、苍蝇、蚊子、臭虫一起打,不留死角。

艺术品市场只有净化了,才能健康发展。

正如北京翰海拍卖公司董事长李晨所言:“北京翰海2017年秋拍的预展到拍卖,均能感受到不同以往的客流量和竞拍热度,体现出市场对翰海品质的认可。‘品质是市场最为关键的因素。在此基础上,专业程度和精耕细作,则有助于拍品多元价值的呈现。”而人的“品质”决定了拍品的“品质”,做人的德行决定了人的“品质。”人们常常将“厚德载物”挂在嘴边,但无德之人是载不了物也载不着物的,偶尔拿到了也会失去。做人如此,拍卖市场亦如是。

市场会自发重塑行业准则和生态。我们相信,经过一个时期的阵痛,市场一定会健康地向前发展。

(责任编辑:阮富春)